可譽學生文學作品集

克服了這次困難,我終於明白勇於承擔的重要性

2015-12-10

2015-2016
中五甲
曾瀞誼

  烈日當空,濕度又一直高企,空氣中滿是令人窒息的悶熱氣息。「吱呀──吱呀──」我費力地推著輪椅上斜坡,還得小心避開尖銳的小石,我心中已是一片陰霾。「只是不去一次而已……我到底為什麼要來遭這罪」我抹著豆大的汗水,開始有點後悔了。

  那時母親圈畫著月曆上的日子,對我說:「孩子,明天你放假,帶外公去覆診吧?」「沒空。」我頭也不抬,專心地與螢幕中的怪獸廝殺著,心想著與外公走那又遠又曲折的路,還不如躺在家裡舒服。「可我又不能請假……唉……」母親嘆著氣為外公倒了杯水。「這杯子怎的自己在抖,總是握不住!」「爸,我來幫你罷。」「我剛說甚麼來著……你怎麼在我家?你是誰呀?走開……」外公繼續自說自話,母親沒有回答,卻聽見她低聲的哭泣。

  我將目光從螢幕上轉移,對焦到外公乾涸的、一張一合著的唇瓣、泛著青的臉頰,還有稀疏而白花的鬍子上。我的心臟微微緊縮,泛著疼。心想:「只是走一次遠路而已,又算甚麼呢?」於是我對外公說:「外公,趕明兒就帶你去看林醫生。」外公看了我好一會兒,突然說:「好哇好哇!孫女兒帶老頭子去看大夫!」

  「女兒,還沒到嗎?咳咳……」外公咳嗽的聲音喚回了我的思緒,不禁皺起了眉頭:「外公,別總是叫我女兒,我是你的孫女兒啊!」

  好不容易上了斜坡,我重重地呼了口氣。看著眼前的路,突然記不清要走哪頭了──上一回帶外公覆診是三年前了吧?我怕自己走錯了路,回不了家,便有點緊張地放開了輪椅手把,摸索著口袋裡的電話。

  「你所撥打的號碼暫時未能接通……」興許她還在上班吧。我像是卸下了重擔,便想著要走,「還是回家罷,天氣還那麼的──」手上的電話卻滑下了。「外公!」我驚恐地跑向輪椅,用盡了力氣將輪椅推回平地。「哈哈!」外公以為我在玩鬧,手亂揮著,我連忙壓著他的手,生怕他又讓輪椅推回那斜坡。「啊!痛!」外公誇張地縮回了手。「外公,你別再胡鬧了好嗎?」我不耐煩地說著,手緊緊地拉著輪椅。既不想再站在斜坡旁,卻怕胡亂走會迷了路,便又糾結著想走回家了。

  怎的我走這一趟便發生那麼多意外?讓母親過幾天帶他不就好了。

  此時邊耳傳來的陣陣蟬鳴,更是增添了我心裡的焦躁。外公忽然停止了笑聲,拉著我的手說:「你小時候很淘氣,有一次還捉了隻特別大的蟬放在家裡…….」我正想開口打斷他的回憶,他卻打住了話,疑惑指著左邊的路:「女兒,你怎不繼續走,不是要見大夫嗎?」我沒好氣地瞥了他一眼,並不想再回應他。

  我推著輪椅走了一會兒,頭頂有種潮濕的感覺,臉頰也滑下了幾顆雨滴。我連忙脫下外套,一手蓋著外公的頭頂,一手吃力地推著輪椅,急急往他剛指的方向跑。跑到一處屋簷下,顧不得抹走踩在坑窪上被濺到的泥水,抽著紙巾抹乾外公身上沾濕的地方,生怕他出甚麼狀況。

  「咳……又是你呀,是來看林醫生嗎?」沙啞的聲音傳來,一位帶著口罩的老婆婆對外公說著。又看向我:「你是他孫女吧?」我點頭,「你媽媽上次還被雨水滑到,摔了好一大跤,卻像你這般只顧著抹乾老頭子的身。真真是孝順的母女呀。」

  我腦內不禁想著母親每回帶外公來的境況,那麼遠的路,還有那斜坡……一直只想著要回家的我,根本……我臉上有點發熱,勉強地朝她笑了笑,便將外公推進內間,林醫生正在裡面候著。外公一見他就劈哩啪啦地說著話,林醫生起初還笑著回應他,診治久了卻沉下了臉色,「他的病又惡化了,現在他只是腿動不了,若是你遲兩三天來,他就連手也抬不起來了。你都沒有留意的嗎?他手定是很疼的……」

  我失神地走出門外,跌坐在石階上。雨還在下,不時濺了幾滴在我臉頰,我卻毫不察覺。此刻,佔據著腦海的只有一句:「遲兩三天來,手也抬不起來了……」想起自己來時,粗魯地壓到他的手,還因小小意外和艱辛而萌生了放棄的念頭……頓時,我胸腔像是被巨石壓住了般,透不過氣。若那時的我,不願鼓氣勇氣走遠路,沒有承擔起帶外公來覆診的責任,他的手……羞愧和悔恨的感覺頓時湧現,我不禁有點哽咽,淚在眼眶打轉。視野模糊了眼前的景物,唯一清晰的,卻是來時滿佈泥濘的那條路。

  怎麼此時才記起?這條路,在不知多少年前,外公也曾跟我走過的。

  那時母親和父親都不在,外公獨自背起渾身滾燙的我去看病。我燒得迷糊,只懂緊緊圈著那汗濕的脖子,把頭靠在寬闊的背脊上,聽著那有力的心跳,只覺是像避風港般可靠。是那雙強壯的手,穩穩地承擔著我的重量,走過了那條不甚平坦的路。為何,現在的我,會忘了回報外公對我的愛護,忘了承擔照顧他的責任,連這麼一段路也不願與他走過?

  「嘿! 孫女兒,我跟婆婆買的這個……」外公吃力地用雙手轉動著輪子,走到我旁邊。看見外公手上的東西,我愣住了。「這個甚麼力的,我就記得你從小到大都饞這個。」嘴裡被塞進了一塊巧克力。甜膩的味道在口腔內化開,淚珠卻是掉了線般不停流過臉頰。外公吃力地撐著身子,抹走了我的眼淚。「傻孩子。」聽著這寵溺的聲音,彷彿我還是小時候要他背著的孩子。可是他的雙腿不再靈活,雙手也無法再像以往般,強壯得能把我抱在懷裡。我心中的疼痛蔓延著,難過地向前靠著他溫暖的身子:「外公,對不起……」然後輕輕地握緊那雙佈滿皺紋的手,撫著上面脈絡分別的青筋,眼淚一顆顆地滴在上頭:「痛嗎?」外公沒有回答,晃著腦袋,不知在嘟嚷甚麼。卻感覺那暖意從手中抽離,溫柔地撫著我的背。

  嘴角不禁彎成愉悅的弧度。我興幸自己沒有輕易放棄承擔責任,才能重新體會這令人懷念的溫暖。看見自己被濺滿泥巴的褲子,也不禁滿足地笑了──我終於明白,為何母親每回都能堅持著,獨自帶外公走這遠路。即使有時被他遺忘了,也沒有一句怨言。

  因為承擔這些困難,是為了留住這世上最重要的、獨一無二的暖意。ресторан никас отзывыкупить видеокамера sonytranslations from german to englishпродвижение сайтов в гуглwobsУслуга “Формирование лояльности”german to english sentence translationПластическая хирургия в германиистатистика запросов по словамкак переехать в израиль не евреямкак привлеч клиентадвухконтурные котлы отопленияolimptradeдверные замки orlandoрыболовный интернет магазин украина флагмангрузоперевозки спрос

Previous Post

Next Post